自缚

理想中的雷安,国王和骑士,感情滋生在无形中,但是双方都不需要,这种软弱的情感,骑士默默隐匿爱意,撕扯出灵魂抹掉畸形爱恋。国王肆意乖张,不屑面对卑微低贱的感情。
梦中旖旎,再见已形同陌路。

似乎的确如此,可那些尖锐迟钝的借口何必掩饰。做给我看?别闹,自己分量掂清。

一种无力感,他仰躺在床上,对面楼层有人打开窗户,玻璃反射光芒照进他双眸,过度的明亮带给人温暖,驱散寒冷,也烫坏了希望。镀金的一切是那样美好,好的不现实,好的脆弱。

One of the choice, or the only reason.

我对你好,和我想对你好,是两回事。

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句话背后的缘由,它是有诱惑力的。能改变我的,它是。如此神奇。

不可言喻,属于年轻的悸动还是理性的必然结果,它发生着,它渗透我,它叫嚣着,它唤醒我,是甜蜜的折磨,慢性的自杀。给予了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,属于草率,抑或是悲剧的开始,明明知道结局,却一次次去经历,只为了再次重逢的瞬间喜悦,隐藏的太深。

清醒的躯体和茫然的思想还是一点清明却僵硬的四肢,都沉沦着,醉心于自我感动的戏码而展现出漠不关心的姿态。

变好还是变坏,她眼里的是不再存有少年时的清高,畏缩在一隅渴望唾手可得的阳光,齐腰深的水里溺毙,垂在重重护栏外的小腿开始抽搐,不再溶解的猩红,是谁渴望救赎,又是谁将自己紧紧束缚。他说她不懂,自己在成长,是,成长,磨光棱角磨平骄傲,收敛光芒只是前进,无法掌控自己的方向,道路,结局。他想起最初自己只是个护在她身前的小男孩,她也想起自己初衷也只是陪伴在他身旁任时光模糊了面庞,剩一腔温柔无处可去,浸染那个背影还稚嫩的线条。谁迷失了?

后来有人坐在火炉旁,目光穿透带着温度的光线去到远方,他开口,声音低哑,喃喃诉说着什么,衣服虽然破旧但丝毫不邋遢,眉目间沉淀下河水暴涨冲刷过的沟壑,北风呼啸残存过的平坦,雪花纷飞堆积过的寒意,还有那灼灼火光,带给他希望,还有绝望。重新陷入黑暗的刹那像极了重见光明的致盲,那时起,他知道一颗心也可以这样富有生机的跳动。一抹笑意重新浮现,睡了,阖眸了,寂静了,什么都没有了,轻快了,释然了,一切再无纠葛了,是一个从未有旅人舍得寄信回来报平安的极乐净土,有泪盈满眼眶,放弃了一项权利,注定再无出路。

again.

"Something for noting"

当筹码被推出,是全部

"到底是失去了一些,还是用全部换来了一无所有?"

"自始至终,这就是一场博弈,拥有的越多,越患得患失,是束缚,是枷锁,是牢笼,是深渊。做赌徒,抑或赌注。而我,选择坐在命运的对立面。"

目光交汇,没有逃避。

"赌什么?"

试探

"赌心"

说点什么?

能轻易说出口的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经过岁月沉淀的,也未必都是什么精华。

深情?

最后到底爱的是年轻还是她

自己都不会接受吧。